目前日期文章:20090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本書可以放回去了,別浪費時間。」B自書架上拿起一本書,正站B背後的A丟出這麼一句話,頭也不回的。

「Why?你不喜歡這隻狗嗎?」B沒有把書放回去,轉過頭對A秀著那本書的封面《我還在雨中等你》,封面是一隻狗似乎若有所思的看著窗外,窗上滿是 水珠。「不,但也是。」A頭仍沒轉過來。「我是說,那本書將會浪費你的時間。要知道人的時間寶貴。」B啞然失笑,將手上那本書拍在A肩上。

「其實這本書沒那麼差,真的。我讀完了整本,他的精彩不是站著翻過幾遍就能體會的。」B說,而且不想向A說其實他就是這本書的作者。「可能裡頭有你不同意的地方,但這是很主觀的,畢竟這世界上沒有真理,你不能用你的框框去給每個人套著。」

A轉過身來,看著B的說話,B小聲且帶著力道的說並帶著動作。「你懂嗎?框框?就像一大張的郵票一樣,你把一大張圖劃分成一小張一小張的郵票,然後拿起一張舔他的背後看了看,接著開始評論這整張畫。我說這是不公平的。」

「這世界上是有真理的。」A笑著說,他手上拿著一本小說,是電影改編的。「這世界上唯一的真理就是沒有真理!」B不認輸的看著A的眼睛說著。「哲學 家、物理學家,都期待著有一個真理,但到目前為止:沒有。如果說有的話,為何這世界還有著這麼多的思想及學說?這就是因為這世上沒有真理,或者說,人人都 瞭解真理。這是因為我們尊重任何人。」

「這世界是有著真理的。」A待B說完後,輕聲卻認真的說著。

 

---------------------------

 

一輛休旅車又闖過了一個紅燈,剛入夜的台北街頭並沒有太多的空間給它如此狂飆。但正也因為它如此不要命的狂飆,或者別的原因,後頭有三輛警車追著他。

「砰砰!」這是一條四線道的大馬路,闖過紅燈的黑色休旅車以將近100km/h的速度疾駛著。「快點封閉前面的路口!支援還沒有到嗎!」附近觀察的警員用無線電報告「他太快了,我們將在500m後的下一個路口進行封鎖!」警用機車也不要命似的緊跟在後,讓休旅車仍保持在視距之內。但休旅車卻好像能知 曉警方意圖似的,在觀察警員報告完的當下減速並轉進了一旁的巷子,然後世界突然一片黑暗。

「碰機~~~~~」一台機車跟著休旅車轉進了巷子,接著直直的撞在牆上,機車遠遠的滑了出去導致後頭追著的警員也跟著疊成一團。開著警車緊跟在後的警員不解前面發生的事情,因為在他們看來路燈很亮----然後就進入了一片漆黑。報告!這裡是"黑鳥"專案第一小隊,"黑鳥"逃走了,"黑鳥"逃走了!多名警員受傷,請醫護隊支援。」倖存沒撞上前方四台警車大追撞的警官向總部聯絡著,四線道的馬路上路燈照著滿地的車輛殘骸及哀號的警察們,最靠近"黑鳥"並跟著轉進巷子的警用機車駕駛整個人撞進了巷子內店家的落地窗,身子扭曲成奇異的造型,就像是一具軟綿綿的木偶。

如同挑釁一般,剛向總部報告完的警官C,馬上進入眼瞳中的是休旅車從下個巷子口衝了出來並回到馬路上。「"黑鳥"出現了!重複,"黑鳥"出現了,正往2號封鎖線衝去!!」「收到。」二號封鎖線警官放下無線電,打開窗戶喊:「槍上膛!格殺勿論!」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Jan 15 Thu 2009 12:20
  • Blue

夏天也就成了那張照片了
蝴蝶也分飛了,或者森林、或是高樓
而那些藍色也就憂鬱著,憂鬱的蝴蝶
猶如一張貼紙般的沾粘
即使輕手撕去殘膠仍頑固
更多的時候連蝴蝶也破碎


所以我關上了窗
再也不讓窗口像井一般的宣洩
就連那水也是藍色的
在我藍色的棉被上
凍醒時才發現玻璃是嘲笑般的透明
蝴蝶在外飛過、輕跳
往裡看也只能看到一片憂鬱的鏡子吧
於是蝴蝶開始
補粧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Jan 14 Wed 2009 16:28
  • 搜尋


一時興起在Google上搜尋起了以前朋友們的名字。國小的同學…國中的…當然,搜尋的第一個關鍵字當然是他們的名字,但除非名字實在太罕見,不然出來的結果總有好幾頁。接下來就是資訊整理,年紀不對的先去除,不是台灣的也先去除(出國唸書的機率沒那麼高吧?)

以 前的那個他(她)搜尋出來常常有好幾個類似的,就好像活過了好幾個人生一般,在猜想的過程中。現在的你是藝術大學的小提琴手呢?還是這個技術學院的進修部 學生呢?有時候光名字這個資訊不足以找到正確的答案,得從第一項找到的可能結果中再將關鍵字加以組合來做搜尋。每一個關鍵字就好比對心中的那個記憶中人所 作的每一句評語,每一次比對都是對那個人的一次未來想像。

或許猜錯了好像也沒有關係,太多的人就從此不見了,所以我在搜尋結果中想像。啊,原來他上了師大附中,現在在成大讀書。原來她去做了護士,搞不好下次會在醫院碰見她…。

人是為何有了關係的呢?是因為曾經為同學?還是因為與那有關係的同學有著相同的特徵呢?如果這個人的特徵等都與我想像中的那個人相似,那他究竟是不是那個人也不重要了。所以人與人的關係可以起源於想像,或是說一次的巧合,就好像在路上隨機搭訕一樣,雖然起因不太一樣。

「存在即合理」,用我的想像及猜想做基礎而在Google找到的人,常常在進一步查詢中發現並不是那人,但搞不好那人在生命中也有個特徵跟我很類似的朋友,那些正確的過去也就沒人提起了。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說當雲遮住時才看得到月亮
用一片葉的輕曳
你說倒在柏油路上時才知曉泥也只是泥而已
就像空空的口袋也只是空空的口袋
或是斷了一切音訊卻不驚慌的那種自在
露珠與凋落的花

就像交互活著一般
分隔兩地分享著同樣的時間
念著一樣的執著
點綴以光腳般的自在
穿上襪子也不錯的那種自在

而我希望你那頭也是這麼的冷
讓你能穿上我的外套
並從裡頭不小心摸出一些
一些屬於你我的痕跡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回來啦!

 

 

沒空打文章看照片吧。

 

 

 

2008/12/27北京文化交流
2008/12/28北京文化交流
2008/12/29北京文化交流
2008/12/30北京文化交流
2008/12/31北京文化交流
2009/01/01北京文化交流
2009/01/02北京文化交流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