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之中的文創產業

 

「你知道那種吊在手機上頭,像是一個小刷子的玩意,皮製的,通常有著很多種顏色的小吊飾嗎?」他空著比畫著,從手勢來看這玩意應該挺小的。

「好像知道又好像不知道,我好像有看過類似的東西,可是現在大家都不用手機吊飾了阿,倒是有看過有人拿來掛在鑰匙上,你看到的那東西還是掛在別人的手機上的?」

「呃也沒有,我是看到放在桌上一個盤子裡頭,給人買的,一個手工店鋪,一個一個賣的。好吧其實我也不確定那是不是讓人別在手機上頭的。」

「可是你會有這種想法,表示你以前看過有人別在手機上吧。」嗯他低著頭,似乎好像真是這樣,以前有看過。

 

「嗯阿,還不是觸控手機的那個時候,那時候女孩子的手機好像都五顏六色的,上面一大串一大串不知道是什麼的裝飾,有些看起來像一團毛。」

「那個好像真的就是一串兔子毛。」

「是吧,果然是毛吧?然後也有那種類似我昨天看到的那種小刷子。不過仔細想想那個好像也不能說是刷子,更像是廉價版的那個?畢業照的時候會穿的那種學士服帽子上的那一條東西,不過比較短。」那是叫什麼穗來著?記得畢業的時候有一個撥穗儀式,但那到底是什麼穗阿。

 

「好像名牌包包上頭也會有?」

「對對對,而且是皮製的,但我猜我昨天看到的那個應該不是真皮的吧,畢竟一個才75元而已,而且還要手工,划不來。」

「就算那是皮製的,掛在手機上手機也不會變得比較高貴阿。」

「可是你不是說現在人都掛在鑰匙串上。」

「就算是掛在鑰匙上,那把鑰匙打開的門也不會從20年老公寓變成豪宅還有建中學區的門牌。」

「噯,那不重要啦,我是要說,昨天我看到那個小刷子的吊飾。」

「嗯哼?」結果還是叫那個東西叫小刷子嗎,那個像小刷子又想那什麼穗的小東西

 

「搞不好那個的由來,是因為日本人太愛喝抹茶了,隨時隨地都想刷上一杯,那種正統的,一定要用杯子、熱水

「我用馬克杯泡茶也要杯子跟熱水阿。」

「噯你聽我說完,要用杯子、熱水、抹茶粉──應該是抹茶粉吧?我說抹茶總不可能是從茶葉可以弄碎才有的沙沙口感吧?──然後用刷子刷出一杯抹茶。」

「聽你這樣說,那其實抹茶應該叫做『刷茶』之類的」

「我看人家日劇跟漫畫都是這樣演的,跪坐在榻榻米上頭,慢慢的,有氣質的,拿出一個感覺很貴的陶器的杯子,然後按下熱水瓶,開始刷阿刷,然後請客人先用。」

「我總覺得熱水瓶那邊怪怪的,而且人家到底是刷茶葉還是刷抹茶粉阿」我也看過日劇中有抹茶的片段,我記得他們從罐子裡拿出了一些東西,但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呢?嗯怎麼樣也想不起來。

 

「日本人因為太喜歡喝抹茶了,所以隨身攜帶抹茶用的刷子,久而久之就變成現在這種裝飾品了,還有一個吊帶讓你方便繫在身上。」

「欸是這樣的嗎?」不是吧,這什麼產業革命的發言

「可惜的是,那個刷子傳承到現在,只留其行,精神跟用途卻沒有跟著傳了下來,大家也都不覺得那個東西跟刷子有什麼關係了,甚至拿來裝飾的人也少了。」

「我不認為那個的前身真的是拿來刷抹茶用的

「沒關係的,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新的流行會取代舊的傳統,傳統如果不能挺過時間的揀選,就會消失在歷史的洪流之中。」

「或許很多東西是這樣,但我還是不認為那個小刷子跟日本抹茶有關係,更進一步的說,那個應該也不是刷子吧。」

他嘴角笑了一下,在這時候真不討人喜歡,我這麼認真聽他說話的時候。

 

「或許抹茶一開始也不是用刷子的,器具是會進化的。就像你說的,一開始這些裝飾品是綁在手機上的,之後大家綁在鑰匙串上,之前又綁在名牌包包上。」

「好嘛,你還說了學士帽的帽子上也有。」

「對,就是學士帽,這器具阿,是經過長久的演化的。」

「沒聽過刷抹茶的刷子這麼融入生活的,你要說筷子湯匙這種餐具隨身攜帶還比較可能。」

「正因為它的特別,所以才演化出了特別的形狀跟改變阿,你看,如果它一直被拿來當成是刷抹茶的刷子來使用,它就不會演化成現在這種軟軟的、多種顏色的、小小的樣子。就會跟筷子以及湯匙一樣,一直保持著原來的樣子。」

「嗄,是這樣的嗎。」如果筷子跟湯匙軟軟的的確會很讓人困擾呢。

 

「或許我們可以把它稱為是傳統文化的借位進化,刷子在歷史當中經歷過許多次的挫折,它風光過,也失落過,在風光的時候它是人們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人們連走路都想帶著它。但漸漸的,它沒那麼風光了,失去了它的作用,人們開始懷疑起為什麼身上要天天帶著這個刷子,突然的,有一個人靈光一閃,如果這個刷子軟一點、顏色多一點,那帶在身上的時候不就會像是一個裝飾品嗎?」

「所以說這個刷子

「於是這個刷子,就這麼進化了,還從此紅遍全世界,連歐洲的名牌包也都掛了上去,還能在我昨天看到的小店賣一個75元,造福年輕人。」

「這真是了不起,傳統的再創新」我豁然開朗道,想想這正是突破台灣現在經濟困境的一個突破性的思維,傳統文化的再創造──揉和了傳統價值的精神,將之賦予新的功能,並用這個新的功能與思維打破文化的藩籬,獲得全世界一致的喜愛,這麼想著的我,感到前途無限光明。

 

「絲米馬先,不好意思,我打個岔」唔,坐我們旁邊的日本僑生突然轉頭過來。

「那個,我們日本人的確是很喜歡抹茶,不過我們的抹茶刷長得是這個樣子」他拿出來一個竹製的小刷子,我說日本人還真的喜歡抹茶到隨身攜帶阿。

「然後你們在說的那個裝飾品,應該是叫流蘇吧?仔細看的話,就可以發現兩者應該不是同樣的東西喔。」這下糗了。我們道過謝連忙逃離了教室。

 

「怎麼樣,即使不是真的,但讓你有沒有開始懷疑你身邊的事物其實都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了。」他拍著我的肩說道。

「我覺得我們一開始就不該開始這個話題的,哪有人會把抹茶刷吊在學士帽上面阿,超沒道理的阿。」

「欸這你就不對了,經過長久的演化,所以符號的象徵都是有所本……」我快步離開了他所站的那個地方,覺得多聽一秒都是在浪費時間,我寧願叫那個不知道是啥玩意的東西叫做垂穗(撥穗儀式嘛),也不想再去想那是不是抹茶刷的變形。

 

 

不過說到這個,到底抹茶刷的是抹茶粉還是茶葉呢?或是說,搞不好從熱水瓶出來的時候,那就已經是泡好的抹茶了,抹茶刷根本不存在這個世界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ionworker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