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像是
綁住玻璃杯的面紙用一根吸管刺破
那就是
慢慢溢出來的
髮梢垂落的雪
在上一秒飛揚又墜落在步履之間
為每一次吐息卑微的活著
就像是胸口開了碗大的洞口
卻連絲絲氣響都沒
分叉的舌頭
只是想要喝一掬溫水

 

 

-----------------------------------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