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屋子不是不舒適,但總是讓人有點侷促。太乾淨可能是一個原因,磁磚光可鑑人,一切物品井井有條。但這一切都讓H戰戰兢兢,畢竟這麼乾淨的地方是借給自己住的,弄髒,不,只要沒有保持的夠乾淨連自己都會感到罪惡。


「冰箱裡有冰開水,如果你想喝不冰的就自己裝水壺裡的吧。」H的友人J說著,這是他與朋友租的房子,剛好有空位借給上來辦事的H。「洗衣機在陽台,冰箱電視沙發就是那樣…」有點放不開,H。


一個人住的地方可說是一個人完全隱私的披露,將自己及別人的隱私互相重疊就算是再好的朋友一開始也難免小心。雖然是不同房間,但牆壁只隔離了冷氣。
總之,乾淨舒適的房間總是讓人心情快樂,即使是為了出差而來的。H將筆電拿出放在桌上,設置好了網路設定,開始確認著明天報告的案子內容。「逼。逼逼。」按了兩下遙控器,冷氣機開始運轉。

 


公司。


會議室的氣氛不差,對方公司的總經理以有所期待的眼神看著H上台。H打開了簡報,侃侃而談關於這次企劃與合作對兩家公司的優劣之處,一切都非常順利。但這種順利是危險的,尤其在H覺得自己"表演"的淋漓盡致又看見對方總經理打了個呵欠拿著筆在便條紙上畫著無謂的圖案時。


「我們明天在繼續討論吧,時間一樣,OK嗎?」在掌聲中對方總經理跟H握手,這麼說著。


回到J的租屋處,H開始修改著整個企劃書,一邊打著電話甚至同時還發著E-MAIL-----這可是公司難得讓他負責的大案子,怎樣都不能搞砸了。「逼。」「逼。」「逼。」「斯…」遙控器似乎不太靈,心中甚為焦急的H需要冷氣來讓他至少獲得肉體上的冷靜。

「是的、是的,我懂老總的意思,我們的底線如果能在加點額外的應該能更加有吸引力…」J在外頭看著電視,將聲音轉成極小聲,並在適當的時間拿了幾個方便單手食用的三明治進去。


「紅茶還是咖啡?」J問。


「水就好了,晚了。」H說道。老朋友的情誼。


J拿了水進來,H喝了一大口後看著杯子發了一陣楞。「我本來以為今天會是一個好的開始。」H說。


「如果這麼輕鬆容易那結果一定也普普通通。」J躺在床上,看著H將檔案存檔,並整理寫得滿滿的字紙。


H想J說得沒有錯,輕鬆得來的第一名也不會有成就感的。


在第二天H更確定J是對的,兩方只有少許的進展,但至少、至少已經有個頭了,H想著,並慶幸自己持續的修改企劃書。


回到屋子,請同事找的資料慢慢都收到了,公司方面也給了一些新的誘因來讓H更有籌碼。於是H決定繼續修改,但這次遙控器更不靈了,他瞇著眼睛瞄準仍是靜悄悄,走近幾步換個角度,「逼。」終於。


不知是受到激勵還是怎麼,H覺得今天的靈感特多,改起來行雲流水,還發現了許多以前沒有發現的、看來簡單卻可能致命的小瑕疵。畢竟是大案子阿,成功或失敗的原因都可能發生在最不起眼的地方。


第三天,案子終於有了突破性的進展,對方公司的總經理臉上開始有了認真的表情,偶爾還頻頻點頭與其他人輕聲討論,一舉一動都令H緊張不已,有種學生時代暗戀的感覺。


「我想我們在很多地方都取得了共識,讓我們再討論一天,明天作個結論好嗎?」這次在掌聲中的握手,H感覺對方經理的手格外溫暖。


在回到J的租屋處後,H相信這是最後一天晚上了,他的興奮之情連最遲鈍的人都能察覺。


「不能鬆懈阿。」老友J進來給了H一杯熱茶,並點醒差點得意忘形的H。H收斂了心神,拍拍臉頰甩甩頭,將下午至今的興奮收好,畢竟人家還沒確定呢。最後一次的修改及補強,務求盡善盡美,如果在最後才出差錯那可是會嘔一輩子的。


在修改告一段落後,H才發現沒有開冷氣,背上微微出了點汗。「逼。」「逼。」遙控器一樣的又不太靈光了。這時,在已關上的漆黑筆電螢幕中,H看到了不可思議的景象。


在他與冷氣機中間有好幾個"人"


似乎是察覺到被發現了,那幾個"人"開始讓開一條路,然後,「逼。」。冷氣機開始運轉。


「寫得怎樣了?我在這個房間作報告時感覺也都特別的好,文思如泉湧…」J拿著宵夜及飲料推門進來。


H看到筆電螢幕中其中一個"人"朝他古怪的一笑,並將食指放在唇前做了個「噓」的手勢。


瞬時,H從來沒有感覺這冷氣冷的這麼快。

 

---------------------------------------------------------------------------------------------------------------------------------------

 

昨天突然想到的,就打成小說囉。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