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lion ~鬼故事黑豆干2

有時候孤魂野鬼不見得不快活,你可能不太懂。但我旁邊的這隻一直把我的豆干遮起來我又不想用我的筷子穿過他那焦黑的皮膚。

「靠北,手拿開拉!」雖然其實我根本不會接觸到他,但這種感覺就好像明明是蟑螂的照片卻也不敢摸一樣的那種感覺。

「可是我很想嚐嚐味道,聽說你們這邊的小菜特別好吃。」沒錯,他看來是一個大陸鬼,看來不知道是被燒死還是電死的,全身黑不溜丟的只差沒有鋼琴烤漆。不過隨便問"人"怎麼死的好像是一件滿失禮的事情。

「豆干是有差喔,哪個地方沒有豆干,難道你們文化大革命把豆干也列成黑五類喔。」恩,黑豆干的確是黑的。在鄉間小麵店叫一碗乾麵,切個豆干海帶什麼的應該不只是我這窮大學生的專屬晚餐。

「我們那時候都馬小紅書配大米飯,看著毛主席就很有滋味了。」「聽你在屁」我吃飽了。

 

陰 陽眼陰陽眼,老實說別人說有陰陽眼的人有多可怕多可怕,我倒是覺得還好。雖然到處都是鬼,但大都會把自己包好,不然裡頭東西掉出來怎麼辦,掉一個少一個 阿!像眼睛耳朵等就是非常珍貴的,地上倒是常常有內臟腸子沒"人"撿。我也不知道她們怎麼還能跑來跑去的,不過平常能看到的幾乎都是孤魂野鬼,那種領有" 牌"的鬼要等鬼門開才能看得到他們。老實說我不太喜歡鬼月那時候,吃個晚餐一堆"人"看著你直流口水還挺噁心的。孤魂野鬼中有老有少,黑皮膚的(是真的黑 人不是燒死或電死的)、白皮膚的、這裡最多的是黃皮膚的、偶爾也有紫皮膚的。你說有沒有正妹阿?有阿,當然有,現在孤魂野鬼那麼多自然什麼"人"都有,只 不過是不是完整我就不保證了…

 

你們一定以為孤魂野鬼很希望跟看得到他們的人交朋友,甚至傳話什麼的。錯!他們才 不,至少對我來說是這個樣子。不知道是不是死後都要喝的孟婆湯作壞了,我常常覺得這些孤魂野鬼的腦筋老是顛三倒四的,害我完美的期中考作弊計畫完全失策。 有些只剩頭顱的鬼很好玩,尤其在當你打開抽屜時把他吵醒跟妳大眼瞪小眼時更是有趣,害我差點把泡麵倒了他一臉。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他是怎麼"走"進去的。

 

扯遠了

 

這 個一直跟著我的大陸鬼算是一個異類,沒看過這麼愛跟的鬼。一般的孤魂野鬼不會像什麼恐怖電影那樣的跑出來嚇人------好好的人幹嘛裝神弄鬼的(某位住 在檳榔攤穿藍白拖的大哥鬼說的),他們靠什麼維生我也不知道,不是吃飯吃菜就是了,他們根本接觸不到我們的世界。而且一般的鬼都能飄來飄去穿牆入地的,怎 麼這隻跟著我的大陸鬼走起路來比我還虛?

「我說你阿…」他正在玩著手指頭,他的臉有一點移位,一隻眼睛無神的看著我的背,不理我。於是我停下腳步轉頭看著他。他還是沒有看我,但我看到跟著他背後的另一個…痾,人。

 

 

 

 

--------------------------------------------------------------------------------

待續(科科)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