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mal_1200322088


這個人長得也奇怪,已經是晚上了,還帶個墨鏡口罩穿大風衣,鬼鬼祟祟的跟在我後面看來居心不良---

幹,才剛轉過來他就把大風衣掀開來了,是個變態!

「啊哈哈哈哈哈~」那個變態舒爽的笑著,上身微往後仰,不過,歹事吼,跟在我後面那隻鬼實在太黑了,我什麼都沒有看到。大陸鬼還是無神的看著我,並偶爾挖挖鼻孔。

「你在幹嘛?」我扠腰問那個變態,他顯然看不到大陸鬼,兀自得意的狂笑。我對他那話兒(感謝大陸鬼的黑)比出鄙夷的手勢。「把你那可悲的小牙籤收好,這麼黑不要出來亂刺人。」順便加上鄙視的眼神,SUCK!

「欸… 妳沒有嚇到喔?」那個變態大概心理在想老子脫遍各界沒有不驚恐歡呼的(?),怎麼今天遇女如斯Blahblah...,唉我老是愛胡思亂想的毛病改不掉。 「我比較想知道你的針會不會被打歪。」我撿起了一顆石頭作勢要對他那話兒做出物理攻擊行為,我從墨鏡之後看到他的惶恐。「阿,有話好說嘛,不然妳再看一眼 我就走....」「幹!」我將手上的石頭全力丟了出去,大陸鬼這時候居然好像站累了給我蹲了下來害我看到髒東西!!

 

變 態落荒而逃,妳得到了999999點經驗值…我是不是還要幫自己配個戰鬥勝利的音樂?「你幹嘛突然蹲下來啦!」我生氣的對著大陸鬼連踢好幾下,反正踢不到 他。「剛剛有東西從上面跑過來嘛,不讓一下撞到一起大家都不好。」他索性坐在地上了,左手依舊挖著鼻孔好像永遠挖不完一樣,右手在身上東抓西抓看得我身體 都發癢。「什麼鬼東西我怎麼沒看到,剛剛附近的鬼明明就你一隻。」「搞不好真的是鬼東西內~哈哈」我覺得他虎爛的這個理由真爛,轉身往我那被田圍繞的租屋 走。

 

沒想到一向安靜平和的鄉下居然也出了變態,讓我感覺滿不爽的,這樣叫我怎麼安心的出門買宵夜。不過應該也不會 有變態跑來田這邊隨機找人露鳥…露給誰看,稻草人嗎?「靠北,你跟著我回家幹嘛。」如果給我媽看到我帶男人回家她一定會大呼小叫的,然後再偷偷地問對方家 世工作Blahblah,即使是個黑不溜丟的死人也搞不好會開心幫他求個感情順利的香包符之類的。雖然我媽離我足有個百來公里遠。

「沒事作,跟著妳閒晃。」

「你沒事我有事,而且我也不是在閒晃」人死後看來真的很輕鬆,也許我該問問那邊的GDP人均有多少。

「那我沒事跟著妳有事。」

「靠,今天是真的被你跟到有事了,你還來?」怪了,鑰匙放在哪裡? 阿,找到了

「可是那是你有事,我還是沒事。」他一邊挖鼻孔一邊無辜的看著我,老實說還滿想打他的。

「關我屁事。」我進房間,他仍然跟著,第一次看到不會穿牆的鬼。

 

「我想看兒電視」他百般無聊的坐在椅子上。其實我一直覺得奇怪,他們既然碰不到我們人類界的東西,那為什麼能"坐"在我的椅子上?算了

「自己開。」我吹著頭髮,還好長到這麼大還沒有在洗澡時遇過鬼,聽說他們不喜歡熱的地方不知道真的假的。

「開不了,你這電視沒插電阿。」大陸鬼對著我的小電視比手畫腳的,我拿著遙控器逼的一聲打開電視,還把他嚇了一跳。

「以前我們只有那城裡有那個百貨公司有放個電視,普通人家裡哪有這種東西blahblahblah.....」「是是是。」我不理他,從冰箱拿杯冰水坐在我的懶骨頭上面翹著腳。

 

「欸,這個人我認識耶。」「誰?你們紅老毛阿」雖然我眼睛看著電視,但其實什麼都沒看進去,純粹讓自己懶著,一天中最舒服的時候莫過於此時。

 

"東城奪槍殺警案有了新進度,遭害警官遺體在東山中發現....."   

恩,這不是最近鬧的很大的案子嗎,電視畫面上滿滿都是人,警官的遺體被白布包著。

「那個警察阿,你們幹嘛把他包起來?」

 

啊?

 

 

--------------------------------------------------------------------------

待續

 

yo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