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算把這篇改一改修一修拿去投稿,所以這是最後一篇了科科科科科科。沒得獎就繼續,enjoy!

100_6133

林威在灌木叢中坐著已有好幾個小時了,但他不覺得餓也不覺得渴。天暗了又亮,人群聚了又散,他看著自己的身體包上了白布,看著自己被拍以無數的照片,看著一個又一個警察似乎在調查著什麼…。然後天亮了又暗。

「我死了。」林威下了一個結論,雖然他的腦袋依舊混亂不清,但他在一整天的觀察後下了一個他認為正確的定論。不過他對於自己還在這裡感到有些奇怪,他沒有上天堂也沒有下地獄,反倒是成了---孤魂野鬼?           

「唷,又一個死不瞑目的。」一個女人往林威這個方向緩緩的飄過來,年紀看來約25上下,林威猜她也是個孤魂野鬼,鬼月還沒到呢!「您好。」

女人飄至林威的身邊坐下,她的身體看起來很完整,林威無法從她的外型猜到她是怎麼死的。「你也是死不瞑目?」林威問道。

「我不知道,可能吧?」女人看著地上。「可是我記不清楚我是怎麼死的,當然也不知道該去怨恨誰,可是我還在這裡。」

「所以得要怨恨一個人才能成為孤魂野鬼?」林威想起那些粗製濫造的鬼片,那些鬼豈不是為了怨恨而現身殺人嗎?

「這也不一定,像我這樣記不清楚的也不少,或許搞不清楚也是一種原因之一。」

「這個世界的規則真是寬鬆。」林威不無帶著調侃的意思說。

林 威,東城奪槍殺警案的主角。一個警察佩槍被奪走可謂是奇恥大辱,但本事件卻是警察奪下歹徒槍枝之後被歹徒眾幫手圍毆被帶走,震驚社會的恐怖案件。試問,連 警察都會被如此硬帶走小市民該如何生活?報紙電視天天報了一次又一次,社會壓力讓每個長官都感到芒刺在背,最後終於在東山中發現了林威的屍體。

但這些林威都不太記得了。

我是怎麼死的?林威問著自己,這個問題很好解答,因為胸口有一個碗大的槍傷,很顯然是遭槍擊而亡的。那問題又來了,是誰殺了我?

「是不是大家死了都會忘記生前的事情?」林威有點煩躁,雖然生前的記憶只剩下片段,但被殺死總不是可以說忘就忘的事情。

「應該吧,我還沒有看過有"人"不忘記事情的。」那女人在林威身旁不顯得厭煩,晃動她的雙腿,看來依舊年輕。「有很多"人"連怎麼說話都忘了呢,你能遇到我算你運氣好」

「……」林威沉默,這個世界太不熟悉,甚至顏色都有些不一樣,雖然已是深夜了,但自己卻能將四周看的清楚。一伸手,手可以穿過樹叢,一伸手,手可以穿過那女人的身體。

「嗯,我不會有感覺的,你碰不到我,我也碰不到你,我們都是鬼。」女人看著林威伸入她肩頭的手,她的眼睛像是磷火般的發光。

「所以我死了,而且還變成孤魂野鬼?」

「你能記得這麼多,真是我的好運氣。」那女人點頭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