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官再也沒想到那好不容易得來的幸福的證明消逝的如此的快。雖然幸福好像還是一樣在的,但那戒指卻被盜去了-----眼睜睜的在阿官面前被盜去的,用刀,一把看起來不甚銳利的刀,就這樣連同阿官的無名指一同被盜去了。那是個向晚的街心,路上的遊人差不多都還沒散去,阿官提著一袋東西往家的方向前進,自然是用沒有戒指的那一手,是左手嗎?隔壁的阿狗輕輕的牽起了阿官的手,對那戒指讚嘆了一番,阿官得意的將手指挺直,自己也陶醉的看著,然後阿狗拿出了那本不甚銳利的刀,一下,兩下。


路人幫阿官報了警送到了醫院,阿狗老早就跑去不知道哪裡了,而手指頭被附近的大嬸撿到。即使還沒接上手指頭,阿官卻還能深刻的感覺到戒指還在手指頭上,那冰冷的觸感幸福的滋味。但在接上之後,阿官反而開始懷疑了起來;自己真的得到幸福了嗎?為什麼手指頭上沒有了戴戒指所白的曬痕?可若這手指不是自己的又怎會如此合適?阿官難過的哭了起來,並在接好手指後的23分鐘一口一口的將它咬掉。

 

 

 

 

-------------------------------------------------------------

 

 

LYSFL

 

↑為什麼打這篇的理由,科科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