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說妳想吃豆腐,所以我們就來吃了。

妳也跟我一樣的覺得豆腐冰淇淋的味道是難以描述的,吃了以後也只能跟我向妳所說的一樣,恩, 這是個神奇的味道。雖然我覺得它更像冰起來硬梆梆的豆漿。但固體的豆腐味道卻又跟豆漿不一樣,所以這豆腐冰淇淋應該不是固體的,因為吃起來味道帶著神奇的 不同,一吃就知道。明明是豆腐跟豆腐冰淇淋的比較但卻用豆漿來當標準,或許這就是我們稱這味道神奇的原因吧。

這一路上都是雨,台北的 路。所以我們撐著傘踱著,一路上都是豆腐。一兩家賣著流行服飾的在其中顯得特別顯眼,我們看到時心中都嘲笑著。不過詭異的是,明明一路上賣得都是豆腐,卻 每一家的菜單都差不多。喂喂這樣我們該如何選哪一家坐著呢?所以我們揀了一家看起來乾淨整齊的小店,裡頭連服務生都笑容可掬。菜單上當然不會有豆漿火鍋之 類我的妄想,實際上這老街附近連一家老中式賣豆漿燒餅油條的都沒,明明就是來吃豆腐的我卻一直想到豆漿。可這豆腐又是個神奇的東西,跟那冰淇淋一樣的神 奇。神奇的地方就在於它看來明明綿密吃來全無負擔,但我居然在配完一碗白飯之後開始肚子撐了起來,更不用說吃一下就玩著菜葉的妳。或許這也是這成豆腐街的 原因,這邊有著太多神奇。

這就像是一道數學式子,今天在這吃豆腐是變數要代入進去,也因為每次代入的變數不一樣,所以答案總有不同。老 實說這條街是短的,如果中間沒有轉折沒有遊人的話,我想我可以從街口的大樹一眼看遍整條老街,這在我半夜回家時總感覺像是回到一個自給自足的太空站,不過 總是下著碎碎的雨。或許就是這樣的天氣讓這樣的豆腐存在的,雖然說我早就不相信這裡賣的豆腐是在這做的。但就像喝好茶我不會特地跑去南投凍頂喝一般,其實 那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跟誰去是吧,老梗妳不屑的說。不過卻完全正確,畢竟我有時午餐晚餐也是在這解決的,住在風景區應該也就是這種感覺吧。

然 後我們就買了雨衣回台北了。妳看到了深坑老街熱鬧的一面,我跟妳說著它沉默的另一面,晚上我買了一些太晚的晚餐回家,那沿路的店家都是關著的,除了路燈跟 貓以外就只有風跟鑰匙的響動聲。一家店不知為何桌上的殘羹碗筷未收,冰櫃不關的燈照著,玻璃酒瓶折射著寶綠的光芒如一艘潛水艇,就像一部藝術電影般,很安 靜很安靜。但雨大了,所以你把頭埋了進去,我想我以後再慢慢說給妳聽吧。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