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德克巴萊:太陽旗我衝了首日上映的早場(見:賽德克.巴萊,從巴萬這個小伙子開始說一些。),而彩虹橋我一樣是衝了首日上映----不過這次就是午夜場了。

警告:以下有大量劇情雷,建議在觀看電影後才繼續往下看。

 
▲ 徐若瑄飾演的頭目女兒,因為在電影裡頭的鏡頭實在太少了,特地多放上幾張。(來源:賽德克巴萊FB

老實說,在隔了一段日子才看到下集時,那個情緒還是有所落差的,不過這只發生在電影開場後的五分鐘左右----背著七八挺步槍活像某台剛彈的老莫那坐在升旗台上,一切的情緒跟記憶就全都回來了。如果未來片商能夠出一個上下集合一的導演剪輯版,不管是上大螢幕或是出 DVD 都應該會有不錯的效果,畢竟一氣呵成看完那感覺才對阿!。

下集延續著上集片尾的情緒,整體情緒的爆發,劇情的開展都讓人看得非常過癮,上下兩集不管未來評價如何,至少在「台詞」這方面絕對會是一個經典之作,不但是劇情環環扣緊,其對白台詞也出許多佳句。從上集的「如果文明是叫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就帶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呼應下集鎌田彌彥少將的「叫你們文明,你們卻逼我野蠻」,或是下集的「跟日本人打仗,不能用日本人的方法,要去學習風。」「風,是看不到的。」「切開吧,一刀切開你那矛盾的肝腸,把所有的煩惱都切開,作個自由的遊魂吧。」……

 
▲ 再過二十年就不是賽德克!是的。(來源:賽德克巴萊FB

我得要再三的強調,「賽」絕對不是一部爽片,甚至裡頭也沒有一個真正的主角,沒有一個固定的視角,沒有一個正確的觀點。裡頭有著的是更多的沉思,有更多對觀眾的挑釁,對內心的衝突,也因為這樣,讓觀眾----好吧就是我,更瞭解到了我自己的存在與我自己深層的想法。為什麼?

第一個,綜觀上下級來說,其實「莫那魯道」真的不能算是主角,如果分上下集來說的話,我認為下集的主角應該是少年隊的頭頭:巴萬.納威。這小伙子在下集的演出太出色了,反而老莫那的戲份少了許多。這邊讓我陷入第一個思考點,因為我很喜歡巴萬這個角色,也很喜歡他的演出,在巴萬揚威的橋段也是我看得非常開心的一段,但為什麼?

 
▲ 圖騰,是成年男子的記號,或許不該再將巴萬視為少年了。(來源:賽德克巴萊FB

為什麼開心?因為我有了一個依靠,我有了一個主角,我有了一個可以相信的對象,我相信了巴萬,我跟著他的情緒起伏,一直到最後他英雄式的與日本軍人同歸於盡。我的內心深處想要一個正確答案,我的思想徬徨,巴萬的出現就像一個救命稻草一般的出現,帥氣的奔跑於山林之間。這同時也會帶到另外一個問題,為什麼我們會對於沒有正確答案,沒有一個固定視角的故事感到徬徨?感到無法接近?

相信許多看過的朋友一定能夠認同,其實電影裡頭沒有幾個真正的壞人,沒有什麼真正錯誤的,或是說,也沒有正義的一方。可是我們的情緒很明顯就是起伏著,我們跟著情節牽動著我們的心。oh,原來我們也無法不去相信自己。

 
▲ 「我們到底是日本天皇的子民,還是塞德克祖靈的子孫?…」草文血書原文:「我們必須離開這個世界。此為蕃人苦受役使,終於爆發長久公憤之事件。我們也被蕃人拘捕,無可奈何。昭和五年十月二十七日午前九時。蕃人在各方面都有把守,郡守以下職員全部死在公學校方面。」,之後,花岡一郎二郎分別偕妻兒自戕。(來源:賽德克巴萊FB

花岡一郎、二郎,是最接近當時觀影的我的角色。他們也徬徨著,他們在夾縫中,他們對於該相信什麼有著懷疑。或是,被逼著懷疑。受日本人教育的「模範蕃」的一郎、二郎,在事件發生時,最先想到其實也只是自己的妻兒,管理彈藥庫的二郎,穿上了賽德克袍,綁上了白巾,看著慌張跑來示警的日本警官,那表情不是要出草,而是混雜了憤怒、難過、不甘的表情。就好像心中的一個珍貴的瓷器被打破了一般。「不管再怎麼掩飾,也改變不了這張不被文明認同的臉。」「我們到底是日本天皇的子民,還是塞德克祖靈的子孫?」。懷疑自己的同時,也無可避免且悲哀的在懷疑自己的同時發現自己是確切,且真實的存在的。最後,一郎穿上日本和服,與妻子對拜後,先殺了自己的妻子,掐死自己的孩子,最後切腹自殺。二郎在其旁邊上吊自殺。

 
▲ 我們會在彩虹橋的那邊看著你們的…(來源:賽德克巴萊FB

大家幾乎都在同一個橋段落淚的,在母親祖母們與少年隊的孩子們告別的時候。這時候,即使有了圖騰印記的人,也完全變回了孩子。再見了孩子,再見了孩子,從前賽德克人是從樹上出生的,現在我們要回到樹上去了,我們的靈魂會在彩虹橋上保佑你們的,縱使我們隨風飄盪。這橋段不但營造的極好,讓觀眾紛紛落淚,就連後面趕來的「味方蕃」鐵木瓦力斯也為之震動。鎌田彌彥云:「不是戰死就是自殺。為什麼我會在這個遠方的小島上,看見日本失去已久的武士精神?」

 
▲ 小島跟鐵木的對手戲總是會讓我想到別的地方去(非關演技),尤其在兩人眼眶泛紅含淚對望的那幕…(基情四射阿!!)(來源:賽德克巴萊FB

這篇實在打的很凌亂,也不太像是看完電影的心得,因為「賽」片裡頭不只是娛樂功能而已,更多的是探討人與人的核心問題,或是說不是探討,而是將問題展現在你的眼前,讓你受到衝擊,讓你受到挑釁,讓你去與你自己的思考矛盾,去衝突。去思考著你所相信著什麼,你從何而來,「你」是什麼。

文章標籤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