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孤魂野鬼的春天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打算把這篇改一改修一修拿去投稿,所以這是最後一篇了科科科科科科。沒得獎就繼續,enjoy!

100_6133

林威在灌木叢中坐著已有好幾個小時了,但他不覺得餓也不覺得渴。天暗了又亮,人群聚了又散,他看著自己的身體包上了白布,看著自己被拍以無數的照片,看著一個又一個警察似乎在調查著什麼…。然後天亮了又暗。

「我死了。」林威下了一個結論,雖然他的腦袋依舊混亂不清,但他在一整天的觀察後下了一個他認為正確的定論。不過他對於自己還在這裡感到有些奇怪,他沒有上天堂也沒有下地獄,反倒是成了---孤魂野鬼?           

「唷,又一個死不瞑目的。」一個女人往林威這個方向緩緩的飄過來,年紀看來約25上下,林威猜她也是個孤魂野鬼,鬼月還沒到呢!「您好。」

女人飄至林威的身邊坐下,她的身體看起來很完整,林威無法從她的外型猜到她是怎麼死的。「你也是死不瞑目?」林威問道。

「我不知道,可能吧?」女人看著地上。「可是我記不清楚我是怎麼死的,當然也不知道該去怨恨誰,可是我還在這裡。」

「所以得要怨恨一個人才能成為孤魂野鬼?」林威想起那些粗製濫造的鬼片,那些鬼豈不是為了怨恨而現身殺人嗎?

「這也不一定,像我這樣記不清楚的也不少,或許搞不清楚也是一種原因之一。」

「這個世界的規則真是寬鬆。」林威不無帶著調侃的意思說。

林 威,東城奪槍殺警案的主角。一個警察佩槍被奪走可謂是奇恥大辱,但本事件卻是警察奪下歹徒槍枝之後被歹徒眾幫手圍毆被帶走,震驚社會的恐怖案件。試問,連 警察都會被如此硬帶走小市民該如何生活?報紙電視天天報了一次又一次,社會壓力讓每個長官都感到芒刺在背,最後終於在東山中發現了林威的屍體。

但這些林威都不太記得了。

我是怎麼死的?林威問著自己,這個問題很好解答,因為胸口有一個碗大的槍傷,很顯然是遭槍擊而亡的。那問題又來了,是誰殺了我?

「是不是大家死了都會忘記生前的事情?」林威有點煩躁,雖然生前的記憶只剩下片段,但被殺死總不是可以說忘就忘的事情。

「應該吧,我還沒有看過有"人"不忘記事情的。」那女人在林威身旁不顯得厭煩,晃動她的雙腿,看來依舊年輕。「有很多"人"連怎麼說話都忘了呢,你能遇到我算你運氣好」

「……」林威沉默,這個世界太不熟悉,甚至顏色都有些不一樣,雖然已是深夜了,但自己卻能將四周看的清楚。一伸手,手可以穿過樹叢,一伸手,手可以穿過那女人的身體。

「嗯,我不會有感覺的,你碰不到我,我也碰不到你,我們都是鬼。」女人看著林威伸入她肩頭的手,她的眼睛像是磷火般的發光。

「所以我死了,而且還變成孤魂野鬼?」

「你能記得這麼多,真是我的好運氣。」那女人點頭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normal_1200322088


這個人長得也奇怪,已經是晚上了,還帶個墨鏡口罩穿大風衣,鬼鬼祟祟的跟在我後面看來居心不良---

幹,才剛轉過來他就把大風衣掀開來了,是個變態!

「啊哈哈哈哈哈~」那個變態舒爽的笑著,上身微往後仰,不過,歹事吼,跟在我後面那隻鬼實在太黑了,我什麼都沒有看到。大陸鬼還是無神的看著我,並偶爾挖挖鼻孔。

「你在幹嘛?」我扠腰問那個變態,他顯然看不到大陸鬼,兀自得意的狂笑。我對他那話兒(感謝大陸鬼的黑)比出鄙夷的手勢。「把你那可悲的小牙籤收好,這麼黑不要出來亂刺人。」順便加上鄙視的眼神,SUCK!

「欸… 妳沒有嚇到喔?」那個變態大概心理在想老子脫遍各界沒有不驚恐歡呼的(?),怎麼今天遇女如斯Blahblah...,唉我老是愛胡思亂想的毛病改不掉。 「我比較想知道你的針會不會被打歪。」我撿起了一顆石頭作勢要對他那話兒做出物理攻擊行為,我從墨鏡之後看到他的惶恐。「阿,有話好說嘛,不然妳再看一眼 我就走....」「幹!」我將手上的石頭全力丟了出去,大陸鬼這時候居然好像站累了給我蹲了下來害我看到髒東西!!

 

變 態落荒而逃,妳得到了999999點經驗值…我是不是還要幫自己配個戰鬥勝利的音樂?「你幹嘛突然蹲下來啦!」我生氣的對著大陸鬼連踢好幾下,反正踢不到 他。「剛剛有東西從上面跑過來嘛,不讓一下撞到一起大家都不好。」他索性坐在地上了,左手依舊挖著鼻孔好像永遠挖不完一樣,右手在身上東抓西抓看得我身體 都發癢。「什麼鬼東西我怎麼沒看到,剛剛附近的鬼明明就你一隻。」「搞不好真的是鬼東西內~哈哈」我覺得他虎爛的這個理由真爛,轉身往我那被田圍繞的租屋 走。

 

沒想到一向安靜平和的鄉下居然也出了變態,讓我感覺滿不爽的,這樣叫我怎麼安心的出門買宵夜。不過應該也不會 有變態跑來田這邊隨機找人露鳥…露給誰看,稻草人嗎?「靠北,你跟著我回家幹嘛。」如果給我媽看到我帶男人回家她一定會大呼小叫的,然後再偷偷地問對方家 世工作Blahblah,即使是個黑不溜丟的死人也搞不好會開心幫他求個感情順利的香包符之類的。雖然我媽離我足有個百來公里遠。

「沒事作,跟著妳閒晃。」

「你沒事我有事,而且我也不是在閒晃」人死後看來真的很輕鬆,也許我該問問那邊的GDP人均有多少。

「那我沒事跟著妳有事。」

「靠,今天是真的被你跟到有事了,你還來?」怪了,鑰匙放在哪裡? 阿,找到了

「可是那是你有事,我還是沒事。」他一邊挖鼻孔一邊無辜的看著我,老實說還滿想打他的。

「關我屁事。」我進房間,他仍然跟著,第一次看到不會穿牆的鬼。

 

「我想看兒電視」他百般無聊的坐在椅子上。其實我一直覺得奇怪,他們既然碰不到我們人類界的東西,那為什麼能"坐"在我的椅子上?算了

「自己開。」我吹著頭髮,還好長到這麼大還沒有在洗澡時遇過鬼,聽說他們不喜歡熱的地方不知道真的假的。

「開不了,你這電視沒插電阿。」大陸鬼對著我的小電視比手畫腳的,我拿著遙控器逼的一聲打開電視,還把他嚇了一跳。

「以前我們只有那城裡有那個百貨公司有放個電視,普通人家裡哪有這種東西blahblahblah.....」「是是是。」我不理他,從冰箱拿杯冰水坐在我的懶骨頭上面翹著腳。

 

「欸,這個人我認識耶。」「誰?你們紅老毛阿」雖然我眼睛看著電視,但其實什麼都沒看進去,純粹讓自己懶著,一天中最舒服的時候莫過於此時。

 

"東城奪槍殺警案有了新進度,遭害警官遺體在東山中發現....."   

恩,這不是最近鬧的很大的案子嗎,電視畫面上滿滿都是人,警官的遺體被白布包著。

「那個警察阿,你們幹嘛把他包起來?」

 

啊?

 

 

--------------------------------------------------------------------------

待續

 

yo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for lion ~鬼故事黑豆干2

有時候孤魂野鬼不見得不快活,你可能不太懂。但我旁邊的這隻一直把我的豆干遮起來我又不想用我的筷子穿過他那焦黑的皮膚。

「靠北,手拿開拉!」雖然其實我根本不會接觸到他,但這種感覺就好像明明是蟑螂的照片卻也不敢摸一樣的那種感覺。

「可是我很想嚐嚐味道,聽說你們這邊的小菜特別好吃。」沒錯,他看來是一個大陸鬼,看來不知道是被燒死還是電死的,全身黑不溜丟的只差沒有鋼琴烤漆。不過隨便問"人"怎麼死的好像是一件滿失禮的事情。

「豆干是有差喔,哪個地方沒有豆干,難道你們文化大革命把豆干也列成黑五類喔。」恩,黑豆干的確是黑的。在鄉間小麵店叫一碗乾麵,切個豆干海帶什麼的應該不只是我這窮大學生的專屬晚餐。

「我們那時候都馬小紅書配大米飯,看著毛主席就很有滋味了。」「聽你在屁」我吃飽了。

 

陰 陽眼陰陽眼,老實說別人說有陰陽眼的人有多可怕多可怕,我倒是覺得還好。雖然到處都是鬼,但大都會把自己包好,不然裡頭東西掉出來怎麼辦,掉一個少一個 阿!像眼睛耳朵等就是非常珍貴的,地上倒是常常有內臟腸子沒"人"撿。我也不知道她們怎麼還能跑來跑去的,不過平常能看到的幾乎都是孤魂野鬼,那種領有" 牌"的鬼要等鬼門開才能看得到他們。老實說我不太喜歡鬼月那時候,吃個晚餐一堆"人"看著你直流口水還挺噁心的。孤魂野鬼中有老有少,黑皮膚的(是真的黑 人不是燒死或電死的)、白皮膚的、這裡最多的是黃皮膚的、偶爾也有紫皮膚的。你說有沒有正妹阿?有阿,當然有,現在孤魂野鬼那麼多自然什麼"人"都有,只 不過是不是完整我就不保證了…

 

你們一定以為孤魂野鬼很希望跟看得到他們的人交朋友,甚至傳話什麼的。錯!他們才 不,至少對我來說是這個樣子。不知道是不是死後都要喝的孟婆湯作壞了,我常常覺得這些孤魂野鬼的腦筋老是顛三倒四的,害我完美的期中考作弊計畫完全失策。 有些只剩頭顱的鬼很好玩,尤其在當你打開抽屜時把他吵醒跟妳大眼瞪小眼時更是有趣,害我差點把泡麵倒了他一臉。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他是怎麼"走"進去的。

 

扯遠了

 

這 個一直跟著我的大陸鬼算是一個異類,沒看過這麼愛跟的鬼。一般的孤魂野鬼不會像什麼恐怖電影那樣的跑出來嚇人------好好的人幹嘛裝神弄鬼的(某位住 在檳榔攤穿藍白拖的大哥鬼說的),他們靠什麼維生我也不知道,不是吃飯吃菜就是了,他們根本接觸不到我們的世界。而且一般的鬼都能飄來飄去穿牆入地的,怎 麼這隻跟著我的大陸鬼走起路來比我還虛?

「我說你阿…」他正在玩著手指頭,他的臉有一點移位,一隻眼睛無神的看著我的背,不理我。於是我停下腳步轉頭看著他。他還是沒有看我,但我看到跟著他背後的另一個…痾,人。

 

 

 

 

--------------------------------------------------------------------------------

待續(科科)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