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詩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Oct 13 Tue 2009 22:43
  • 走過

站起、扭腰、轉身。每一天都這麼打著呵欠的介仁街56號。我想,街那頭一定也是那樣的,早起的仍睡眼惺忪,一叢一叢像閱兵似的一排排。

街上自然是有人的,自然也有一個主角。這個主角當然就是我----男的?女的?這種問題在故事開始之前就有著答案的。跟很多事情一樣,而我自然是有著煩惱的。就算一開始沒有,很快就會有了,人生就是一連串的解決問題。我走到街上,從介仁街56號,我想走到街的那端。說來你不信,我認為我絕對是重要的。58、60、62、70、84、96,介仁街不長,我一路看著門牌。而在我身後的大樓紛紛鞠躬,轟然倒下。

啊,你一定不信對不對?你不信,可我說這是真的。不過你不信也沒關係,故事還是可以講下去。後來呢?我慢慢的走,高樓、違建、小隔間----一個一個的傾倒,而我還是得往前走的,我也害怕阿你想,打呵欠的介仁街56號我早餐還放在裡頭呢。可我不能不走,而大樓們不得不倒,人們四散奔逃著,有許多人甚至撞到了我。很可怕阿我重複,可說出來後好像就沒那麼恐怖。好吧那我牽著另一人的手,很長的街我慢慢的走。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如果可以
我想將我的思念吐出裝盛
但我卻又害怕


害怕
畢竟弄髒地板是會挨罵的
而我是那種鑽牛角尖的人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每每想看清電光究竟畫出了什麼樣的圖像
但那就像是睫毛一般
一般的難以看清

你說電光只是照亮了原本就在那的現實
我卻只看到
一團紫色的黑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an 15 Thu 2009 12:20
  • Blue

夏天也就成了那張照片了
蝴蝶也分飛了,或者森林、或是高樓
而那些藍色也就憂鬱著,憂鬱的蝴蝶
猶如一張貼紙般的沾粘
即使輕手撕去殘膠仍頑固
更多的時候連蝴蝶也破碎


所以我關上了窗
再也不讓窗口像井一般的宣洩
就連那水也是藍色的
在我藍色的棉被上
凍醒時才發現玻璃是嘲笑般的透明
蝴蝶在外飛過、輕跳
往裡看也只能看到一片憂鬱的鏡子吧
於是蝴蝶開始
補粧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你說當雲遮住時才看得到月亮
用一片葉的輕曳
你說倒在柏油路上時才知曉泥也只是泥而已
就像空空的口袋也只是空空的口袋
或是斷了一切音訊卻不驚慌的那種自在
露珠與凋落的花

就像交互活著一般
分隔兩地分享著同樣的時間
念著一樣的執著
點綴以光腳般的自在
穿上襪子也不錯的那種自在

而我希望你那頭也是這麼的冷
讓你能穿上我的外套
並從裡頭不小心摸出一些
一些屬於你我的痕跡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Oct 31 Fri 2008 04:03
  • 掏空

那就像是
綁住玻璃杯的面紙用一根吸管刺破
那就是
慢慢溢出來的
髮梢垂落的雪
在上一秒飛揚又墜落在步履之間
為每一次吐息卑微的活著
就像是胸口開了碗大的洞口
卻連絲絲氣響都沒
分叉的舌頭
只是想要喝一掬溫水

 

 

-----------------------------------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那夏天的陽光下
你卻
站成秋天的樣子

我手中握著熟透的蘋果
看著你帶黃沙散去

如果季節終究得交替
花終會枯萎
那我願為一棵萬年松

用我的一生等待每一次的秋季




------------------------

非常芭樂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片雲,還沒成形
就散成天邊的牽掛了

但更多更多的想望
不曾化為雨絲
不曾飄為落雪

太多太多的片斷愁念,總是的幼稚、偏執、無理取鬧
無聲無息的遮蓋每一次目光
有時綠
有時紅

教那不帶邪念的希祈實現呢難矣
風箏線斷了也未必落地

但雪花能被鏟除
雨水總能流盡
那充塞各角落的啊
你怎能無視

在一塵一物都纏綿繞腸的時候



-------------------------------------------------------------

最近玩了好多地方

文藝營很棒,不錯玩

當時入選的小說還在改,改好在放下來(懶)


同學會現在的晚上,租的房子很棒還有電腦網路可以發文

男生幾乎都到了真是厲害

芳玲跟著我們跑了兩天真好

照片照了不少,餐廳的服務生很好很歡樂

氣氛非常快樂

只可惜懿德爸媽們沒來

照片等回台北再說吧



喝酒聊天看星星之後,或許可以晚點再睡吧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G_0063 

光速用每盞茶與喉頭相爭的速度

射不穿那微波蕩漾

800公里的時速可以跑出三個小時的delay

超導體中的電流跑得跟那光一般快

我在這裡打著即將快速老去的詩句

每次的確定都是無以返回的滄桑

 

思念用著白馬翻騰的步伐奔跑

「只要追上光,也就能追上時間」

某個被時間拋在後頭的老人說的

但質量會變成無限大,白馬

或是思念

 

「不共戴天」已經是那陵墓中的往事了

萬年後,誰還記得那10秒的話語

水還流,或是不流

太陽仍亮,或是不亮

時間或走,或是不走

每個念頭的出生同時也都死去

我們都在死去與新生中保持著生為人脆弱的尊嚴

 

如果我有著能飛出1000Km/h的翅膀

那我要飛多少距離,才能飛到一萬年?

可是白馬仍舊跟在我的後頭、或是前面

或是我

 

雨在落下的同時失去了天的庇護

淚在滾落的同時得到了存在的意義

人在死去時一切功過被攤出賤賣

如有萬年生、億年生之靈物

觀吾等亦是亦死亦生

 

所以鍵盤依舊按下也彈起

2位元的組合一行一行列起

因著詩句而死或生

因著消逝或存在而尊貴或卑賤

我們同樣孤獨也同樣相融

同樣歡愉也同樣苦悶

 

流動的街不迴以返鄉的魚

落下的河有著森林的聲囂

星子在地上閃閃發光

我漫步於銀河之下

看著宇宙狂亂錯換

如同電子旋於質子中子之間的心碎顫動

 

擲一粒沙用三千公里的時速

能不能追回三小時的delay

或是往後退三十步、或是蹲下、或是跳起

端坐以30分鍾能不能感受到妳數千公里外的體溫

最大亮度的白也回答不出它的沉默

其他

 

所以我們也都漸漸死去

所以我們也都漸漸出生

我們都成長

我們都墮落

在這時我們互相思念

在這時我們毫無交集

我們都是光

我們被光拋棄

光是時間

光不是時間

我正在升起

我正在落下

我正在得到

我正在失去

永恆

虛無

 

 

明天的海或許不藍

天空也許不亮

或許妳忘了我

或許我忘不了妳

時間可能迷失方向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08.6.25 082 2008.6.25 224  2008.6.26 134

          蘭嶼一點

台北一點

                                 紐西蘭五點

 

                高鐵中的人比走路的人兒快了0.23254毫秒

 

 

 

         喵嗚的聲音比貓掌更快落在我熟睡的臉上

 

 

雷不落在忠孝東路上

                                                        22天

 

 

                     暑假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IMG_0124

 

那皇家專屬的笙簫
彈鍵盤的我以大鍵琴弦撥的頻率奏出
Will the sun rise?皮質椅面如是說


當溢位的思念超載
觸突也將化為憂鬱的藍
藍色的思念
七彩的五音滑向


然後巴哈不斷被提起
帕格尼尼的鬼魂永生
弓爬著琴
琴依著弓


所以我們都寂寞

 

 

 

--------------------------------------

在惠雯那邊的留言,直接拿過來貼

看,這樣又是一天過去了。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她與她的桌子發黑的袖口工作室門牌

 

經緯縱橫飛不出股掌之間

隻筆輝染出千年風采

我用夢抽絲

用猜織繭

用著打翻的五顏六色妝點著絕世風華

將每個音符都浮浮然貼著眾人虹膜三日不去

把萬紫千紅軋入,用白色套著打開開關

去搾取

去研磨

投以繽紛香料調以83%的黑巧克力

然後再用一杯咖啡的時光

舔遍屬於她的每一片角落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起的晚霞浮刻的鳶

山垇的青芒鍍金的芊

在三百五十公里外的尋覓

我乘電而來

與雨同歸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喝咖啡的時候Judy叫我寫一些東西
本來寫了一首小A的搞笑的東西
上課時才閒閒掰了一首比較認真的(說是認真也只是打發時間啦)



聞不著你的髮際摸不著你的眼
猜不透你的腳步看不到你的嗅
在偶然同時舉杯中領略
天地間唯二人更無他者的喜悅

地上的縱橫十九道埋藏著禁錮的訊息
楚河漢界隨著香氛移動
我是不能過河的小兵
被將軍了但她還沒有發現

喝空的咖啡杯,徒留香氣
玻璃桌上,晶透的水珠猶存
但人已去椅無溫
於是下一節課前我不喝咖啡。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24 Thu 2006 23:13
  • 小黃

今天回到家時   把機車停好

旁邊趴著菜市場小黃(菜市場阿伯餵的小土狗 溫溫馴馴 可愛可愛的)

天已經黑很久了   街道安安靜靜


大路上彎進來一個阿姨  30幾歲吧

手裡提著大包小包的


小黃知道有人來  把眼睛睜開來 鼻子嗅阿嗅

那個阿姨 走過了小黃  頓了一下  想了想

踱了回去  蹲下來  摸摸小黃的頭

小黃很舒服   躺下來把肚皮現出來  翻來翻去的   讓阿姨揉揉肚子



喀鏘    我打破了這陣畫面     打開了鐵門

阿姨驚了一下  起身離開  


小黃站了起來   伸了個懶腰

眼睛水汪汪的看了我一下   尾巴搖阿搖



我往樓梯走了幾步   牠知道我要上去

一邊搖搖尾巴一邊晃悠晃悠的晃到老位置     慢慢趴下




尾巴搖阿搖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