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散文隨筆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既然你誠心誠意的發問了,本魯叔叔就大發慈悲的來說說

(會不會有年輕人看不懂這個梗了!?)

※ 引述《npicgod ()》之銘言:
: 根據我鍵盤觀察,
: 一般認為在租書店漫畫店的言情小說都會被認為不入流,
: 但是我也看過一些嚴肅小說或是被認為是文學界怎樣怎樣的小說,
: 其實劇情也沒有說特別到哪裡去,
: 例如「罪與罰」,
: 不過就是一個魯蛇大學生殺了一個老太婆之後感到後悔的故事,
: 聽起來不但就是教壞社會,
: 而且對於整個社會沒有助益。
: 為什麼言情小說被認為不入流的八卦?

文章標籤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篇文章是回這篇,發表於ptt八卦版

澳洲打工族我一個禮拜賺22K憑什麼要我們回去領22k 

---

其實這種文章在澳洲打工旅遊蔚為成風之後,一直沒有少過,但之中有一個很大的盲點:

出國學習當然是好der,但如果無法從外觀照到台灣的問題,並從中思索解決之道的話

,充其量只能算是發牢騷(就跟這篇文章一樣)。


首先,澳洲有什麼地方是值得借鏡的?他們為何可以支撐得起如此的高薪資?

俺朋友在澳洲兩年,其實澳洲並不是一直都這麼強盛,他們的景氣循環也十分的大

特別在去年開始,工作更是難找了。澳洲是一個很吃天然資源的國家,礦業、農業

、畜牧業等等。當然我們非常肯定澳洲在這些產業上的結果,但如果用這些產業發達

所帶起來的景氣,而導出「為何台灣無法給這麼高薪」的結果,那就大有問題了。


台灣產業有台灣產業的問題,但我們要如何向澳洲學習?我們或許可以學習他們的

勞工法規落實的制度,或許是政府介入經濟的程度,但這並不是一句如原文中所說

「We are Work to live」這麼簡單就能概括的(甚至這根本不是原因,誰不想爽?)

,更進一步的說,這些打工旅遊的心態其實是一種「責任解放」,在澳洲可以 work

to live,但在台灣,你必須要擔負更多的責任,這兩種角色的不同,加深了在這

兩個地方工作的落差感,但這主要的原因是你扮演的角色問題。

 

我不想護航台灣企業,我想要回應的僅是這類文章的概念:為什麼在澳洲能夠賺一個禮拜

22k?澳洲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學習的?如果這些問題無法回答,那就只是發牢騷,對照

原文的最後一段更是可笑:當你在嘲笑HTC衰落時,卻沒想到澳洲其實也有自己的產業

問題,在揶揄台灣一個月只能賺22K的時候,卻說原因是出在台灣人工作不是為了讓生活

過的更好。


這就跟產石油國看著我們說:「為何你們要工作這麼長時間,不挖挖石油呢?」一樣

的何不食肉糜,除了發牢騷以外毫無意義。


---

阿...補個陳年八卦好了,澳洲前幾年因為資源賣得太爽了,不只台灣,全世界的年輕人

都去那邊掏金惹,英國人、法國人、德國人、韓國人等等都過去賺澳幣惹,反而台灣

可能還不是最多的。而最近整個就業市場都掉下來了,一部分可能是去的人太多,一部分

澳洲經濟走下坡了。

文章標籤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文為ieeetit大在ptt的文學獎版(Literprize)所發布,頗有意思,徵求同意後轉文到web頁面來

-----

作者 ieeetit (N/A) 看板 Literprize
標題 [Revised] 死爸死媽死外公死阿嬤的台灣文學獎
時間 Tue Apr 24 07:22:55 2012
───────────────────────────────────────

小弟資質駑鈍,但天性愛好閱讀文學作品,看到喜歡的就買,
沒想太多。

但近來有幾個月的空檔,又發現九歌出版社每年會編纂年度
小說/散文/... 的選集,對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十分欽佩 !
文章標籤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到還能夠停下一台機車的空位時,即使沒騎車也會心生歡喜 ----《台北神奇故事》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80304130

母 親節回去彰化,寫的文章給當國文老師的姨丈給點出了許多問題,可惜太晚給姨丈看了,文章都寄出去參加比賽好一陣子了。一篇好的文章如何定義呢?就以散文來 說吧,一篇散文怎樣能令人印象深刻?在字裡行間中挑戰讀者的既有觀念加以說服像是一種,讀者因而得到一種相對來說全新的閱讀體驗,自然印象深刻,這樣我們 或可稱為一篇好的文章。另一種,我認為是這種文章寫得平易,使讀者在閱讀時心生認同體會(對對我也是這麼想的沒錯沒錯),這種文章或也可稱為好文章。但一 篇文章若是只有純粹的消遣價值,那讀者看完之後文章內容也不會在讀者心裡停留多久。所以一篇好的文章所要有的必要條件是必須有著作者本身思想,讓讀者對作 者思想一起辯證,並從中獲得閱讀的樂趣。

 

又好像不是這麼回事。

 

廣義的來說吧,人生存的姿態就可以說是本身思想的具現 (承認吧,你就是想挖鼻孔。),於是我們寫出單純只有娛樂性的文章,因為我們當下就只是想寫娛樂。而這也是思想的一個面向,不過卻因為只是為娛樂而娛樂被 貶低。話又說了回來,如果一篇文章能讓讀者得到閱讀樂趣又能思索再三,而這種文章我們稱之為好文章,這表示這種東西是人們讀一篇文章所渴望獲得的體驗。也 就是說我們都是為了提昇自我水平而閱讀的,或是說我們心中是這麼期望著。於是滿足了我們的渴望,所以我們說這文章好。

 

因為我們認為提昇 自我水平是好的,因為娛樂通常是玩物喪志的,即使這都只是作者思想的一個面向,我們依然將之分了高下。不,我們甚至把作者都分了高下,一篇文章的價值常常 在看到作者署名後就確定的。一篇感動的文章、一篇令人心生共鳴的文章、一篇讓人思考的文章、一篇純娛樂的文章。啊,原來我們不是閱讀文章,而是閱讀作者的 思想長河。

 

存在與接受理論我 好久之前寫的小東西,在這個時候又重新想到(他在我腦中存了好久到現在,看來他是篇好文章吧?)如果一篇文章之建構是讀者所力,那」作者已死」也同時成 立,我們再也不是因為作者而思考,而是用著自己的思考來解構並再建構文章。所以文章再也不分好壞,作者再也不重要,那讀者又是為了什麼而閱讀的?為了驗證 自己?為了尋找新的思想素材?

累了,睡吧。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ownloading...Downloading...

有 一個謎在我心底已經很久很久了,我年紀越長這個謎也越加模糊,就好像它也會長大的一般,慢慢的黑去在我心中的一個角落。小時候,很喜歡幫忙媽媽剝一種水 果,她有著硬硬的殼,剝開來裡頭像是蒜頭瓣的果肉,但很奇怪的我總認為這種水果是沒有汁液的,吃起來好像也沒什麼甜味,但又不是柚子的口感。她的名字叫做 山竹,一種讓我掛心很久慢慢讓謎揮之不去的水果。

 

山竹這個水果真的存在過嗎?

 

到我比較大了,身邊卻好像山竹從未存在過的突然全不見,而且不見得理所當然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有時我不禁懷疑起我小時候那不太甜沒什麼水分的水果真的是 山竹嗎?如果她不是山竹而是另一種水果我又為何會一直認為她的名字叫做山竹?是誰跟我說的,或是說,這種記憶是誰給我的?這個謎每每令我感到不寒而慄,總 是不敢繼續的再往下想,畢竟當你懷疑的對象是自己時,你又能如何查證呢?你的證據跟疑點都一樣阿。

 

會不會有一天,我也就像她這樣的突然消失的理所當然?

 

或是,就像香瓜那樣?

我始終也分不清楚,到底哪一個是哈密瓜哪一個是香瓜。他們好像就只有果肉顏色的差別,而香瓜感覺甜一些。但搞不好其實那個甜的是哈密瓜,畢竟水果不是我買的,或許要等到輪我逼著小孩子吃青菜的時候才能分得清楚吧?

如果我吃到了香瓜而讚嘆的說;「這哈密瓜真甜!」不知道香瓜會不會開心。

不,我想香瓜不會開心的。但因為我也分不清楚到底哪個是香瓜哪個是哈密瓜,連誰會不開心我也都分不清楚,那就讓這份不好意思像山竹般的消失吧。

Downloading...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Jan 14 Wed 2009 16:28
  • 搜尋


一時興起在Google上搜尋起了以前朋友們的名字。國小的同學…國中的…當然,搜尋的第一個關鍵字當然是他們的名字,但除非名字實在太罕見,不然出來的結果總有好幾頁。接下來就是資訊整理,年紀不對的先去除,不是台灣的也先去除(出國唸書的機率沒那麼高吧?)

以 前的那個他(她)搜尋出來常常有好幾個類似的,就好像活過了好幾個人生一般,在猜想的過程中。現在的你是藝術大學的小提琴手呢?還是這個技術學院的進修部 學生呢?有時候光名字這個資訊不足以找到正確的答案,得從第一項找到的可能結果中再將關鍵字加以組合來做搜尋。每一個關鍵字就好比對心中的那個記憶中人所 作的每一句評語,每一次比對都是對那個人的一次未來想像。

或許猜錯了好像也沒有關係,太多的人就從此不見了,所以我在搜尋結果中想像。啊,原來他上了師大附中,現在在成大讀書。原來她去做了護士,搞不好下次會在醫院碰見她…。

人是為何有了關係的呢?是因為曾經為同學?還是因為與那有關係的同學有著相同的特徵呢?如果這個人的特徵等都與我想像中的那個人相似,那他究竟是不是那個人也不重要了。所以人與人的關係可以起源於想像,或是說一次的巧合,就好像在路上隨機搭訕一樣,雖然起因不太一樣。

「存在即合理」,用我的想像及猜想做基礎而在Google找到的人,常常在進一步查詢中發現並不是那人,但搞不好那人在生命中也有個特徵跟我很類似的朋友,那些正確的過去也就沒人提起了。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妳說妳想吃豆腐,所以我們就來吃了。

妳也跟我一樣的覺得豆腐冰淇淋的味道是難以描述的,吃了以後也只能跟我向妳所說的一樣,恩, 這是個神奇的味道。雖然我覺得它更像冰起來硬梆梆的豆漿。但固體的豆腐味道卻又跟豆漿不一樣,所以這豆腐冰淇淋應該不是固體的,因為吃起來味道帶著神奇的 不同,一吃就知道。明明是豆腐跟豆腐冰淇淋的比較但卻用豆漿來當標準,或許這就是我們稱這味道神奇的原因吧。

這一路上都是雨,台北的 路。所以我們撐著傘踱著,一路上都是豆腐。一兩家賣著流行服飾的在其中顯得特別顯眼,我們看到時心中都嘲笑著。不過詭異的是,明明一路上賣得都是豆腐,卻 每一家的菜單都差不多。喂喂這樣我們該如何選哪一家坐著呢?所以我們揀了一家看起來乾淨整齊的小店,裡頭連服務生都笑容可掬。菜單上當然不會有豆漿火鍋之 類我的妄想,實際上這老街附近連一家老中式賣豆漿燒餅油條的都沒,明明就是來吃豆腐的我卻一直想到豆漿。可這豆腐又是個神奇的東西,跟那冰淇淋一樣的神 奇。神奇的地方就在於它看來明明綿密吃來全無負擔,但我居然在配完一碗白飯之後開始肚子撐了起來,更不用說吃一下就玩著菜葉的妳。或許這也是這成豆腐街的 原因,這邊有著太多神奇。

這就像是一道數學式子,今天在這吃豆腐是變數要代入進去,也因為每次代入的變數不一樣,所以答案總有不同。老 實說這條街是短的,如果中間沒有轉折沒有遊人的話,我想我可以從街口的大樹一眼看遍整條老街,這在我半夜回家時總感覺像是回到一個自給自足的太空站,不過 總是下著碎碎的雨。或許就是這樣的天氣讓這樣的豆腐存在的,雖然說我早就不相信這裡賣的豆腐是在這做的。但就像喝好茶我不會特地跑去南投凍頂喝一般,其實 那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跟誰去是吧,老梗妳不屑的說。不過卻完全正確,畢竟我有時午餐晚餐也是在這解決的,住在風景區應該也就是這種感覺吧。

然 後我們就買了雨衣回台北了。妳看到了深坑老街熱鬧的一面,我跟妳說著它沉默的另一面,晚上我買了一些太晚的晚餐回家,那沿路的店家都是關著的,除了路燈跟 貓以外就只有風跟鑰匙的響動聲。一家店不知為何桌上的殘羹碗筷未收,冰櫃不關的燈照著,玻璃酒瓶折射著寶綠的光芒如一艘潛水艇,就像一部藝術電影般,很安 靜很安靜。但雨大了,所以你把頭埋了進去,我想我以後再慢慢說給妳聽吧。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妳好像看過了又好像不,總之我還是寫了下來不論妳到底知不知道我在寫些什麼。我的藍莓夜這部電影不若王家衛的破碎風格而出人意料的完整,裡頭有著幾個角色一個主角一條主線跟幾條支線。但王還是心軟的,這部電影不該有個溫馨的快樂結局,或許這是發行電影的原罪。


妳知道嗎,整部電影其實就是兩個字:孤獨。主角感到孤獨而在餐廳流連,之後再因為孤獨而離開。離開之後遇到了一個孤獨的警察,主角還寫了幾封明信片給餐廳的他,而想找主角的他在浪漫的地毯式電話簿搜尋對著陌生人滔滔不絕後更是孤獨的無可救藥。一個又一個孤獨的角色,因為對方的存在而孤獨,因為愛而孤獨,就像花瓣落水般聚又散。就算在心靈相通時也是孤獨的,越了解,越孤獨。有人說武士道精神是負責,於是他們因為打敗仗切腹、被俘虜切腹、親族作出醜事而切腹。但我認為這同樣也是不負責任的,即使事情因著切腹而解決,但死前死後那武士都不因救贖他人(或自己的靈魂)而脫離孤獨,那矛盾的肝腸啊。


要感受到孤獨是輕鬆的,就好似最堅固的盾也有小洞,即使微不可見。或許孤獨就是人自身的最終自覺,因為孤獨,而人存在。人權的伸張就是人孤獨權的伸張,因為孤獨而我們有了自己。於是不論任何人都是孤獨的,只要是人。我用寫的給妳,因為我不喜歡說話,我是說通過兩端話筒的那種說話;那種說話太忙太匆促且不看場合突兀的無禮,而且讓我在通話前後都感到分外的孤獨。通話的過程就像是演戲,如果太不按著節目走常會讓人不耐,聽你說話的人。

我住在老街中妳是知道的,很多我的朋友都知道的。這邊的深夜比校園還靜,我有時會沿著路慢慢的散步出來,在深夜中有時會看到出來散心的人,一個眼神交會就能從對方的穿著及腳步知道對方出來的目的,然後再互相緩步的離開。數個孤獨的靈魂漫步在樹影下、公園旁、睡著的狗子,無車的馬路連無奈的紅綠燈都顯得格外孤獨。這情景有點像是美國B級片---活人生吃?活屍禁區?Whatever。


這條老街有著滿滿的店鋪子,我就住在廟的對面。這間廟在招牌的擁戴下也顯得孤獨且落寞,裡頭的神像旁邊的牆上擱著營業時間。或許在我走在這路上,腦中想著寫給妳的這些,在這分這秒我們同時都不這麼的孤獨。但這不是電影,所以結局不會有個快樂的結局,妳不知道我寫了給誰,或許妳在看我這篇獨白時也感到了孤獨,或許我只是想在身為人時作些叛逆的事情而想反抗我立於世的事實。或許我是因為孤獨才寫下了這許多的孤獨,又或許不是,這就像是果腹程度的差別罷了。

-------------------------------------------------------------

散文課作業。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Sep 24 Wed 2008 01:39
  • 悠哉

20080921682

好像很有氣質但是看的東西破功

----------------------------------------------------------------------

不用管價錢看到喜歡就拿是很奢侈的一件事情。不知道我的禮券能夠支持我這種生活到什麼時候。

 

金石堂民生店果然大多了,跟家附近的比起來,三層樓且還有咖啡廳。但被信義誠品慣壞的我還是覺得那邊的書好少阿…

 

波提店的咖啡歐雷不錯,不加糖剛剛好很溫暖,店員態度很好很舒服,無限續杯真棒。開在書店旁邊真是好地方,人不多因為接近深夜。

 

我越來越的喜歡晚上,尤其是接近半夜。不為什麼,只是因為我討厭人多。深夜看完電影的美麗華有著奇異的寧靜,連停止噴水的噴水池都彷彿有著自己的生命做著屬於自己的夢。未開的內湖捷運高架上的車廂不協調的停著,與滿天星斗相映。

 

所以我也喜歡美麗華,因為它不像威秀及新光那麼的交通方便,所以人不多。摩天輪前的表演第三次碰到,每次給我的印象都很好,音樂好聽氣氛也好。

不過很多東西文字的確難以表達,所以我越來越喜歡電影。囧男孩很好看,雖然本來是想看海角七號的,但三個廳都沒票是有沒有這麼誇張。

 

得獎的小說打好了,主辦單位聯經不知道會不會讓我放上來。

 

禮拜四晚上把系壘的影片公佈!

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